Welcome, visitor! [ Register | LoginRSS Feed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 - AppThemes
 

$1,167.00

因为截止目前

  • Listed: March 16, 2017 12:46 pm
  • Expires: This ad has expired

Description

评论:2012或为气候谈判的末日
2012年马上过完了,玛雅人寓言的世界末日还没出现。2012年可能不是世界末日,但对步履维艰的气候谈判来说,稍有不慎,却将是另一种“末日”。
四年前,发达国家在联合国哥本哈根气候谈判上承诺,亳州高温模温机,到2020年之前会每年拨款1000亿美元作为气候资金,在2010至2012年期间拨付首笔300亿美元作为快速启动资金,帮助贫穷国家适应气候变化和低碳发展。如今,快速启动资金还有一个月时间就到期了,电加热器价格,且不说接下来的气候资金如何落实还没有着落,就连就要到期的快速启动资金,也有“来路不明”的嫌疑。
乐施会的报告指出,尽管各国在哥本哈根气候谈判上达成协议,同意气候资金应该是“新的、额外的”,但乐施会评估发现,仅有33%的快速启动资金可以被认为是新的,而最多只有24%的资金是额外增加的。其余的是哥本哈根会议前各国就已经承诺的拨款。同时,只有43%已知的快速启动资金以资助金的方式发出,郴州冷水机,而绝大多数的资金则是贷款的性质,发展中国家必须按不同程度的利息水平来偿还款项。只有21%已知的资金被指定用于支持气候适应项目,以增强社区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
谈判开始之初,乐施会就向国际社会呼吁,贫穷国家今年年底将面临“财政悬崖”, 因为截止目前,2012年以后发达国家承诺2020年前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新的额外的10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怎么落实还是个问号。发达国家需要在多哈有个交代,多哈谈判开幕的几天时间里,乐施会通过媒体报道、“真人秀”、边会、多边磋商等一系列活动向发达国家施压,希望推动资金问题得到有效落实。 
2012年的多哈谈判也是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的最后一年,乐施会强调应该在多哈促成尽量多的发达国家加入第二承诺期。一个好消息是,多哈谈判前,澳大利亚宣布他们将和欧盟、瑞士和挪威一起加入第二承诺期,不过,遗憾的是,多哈谈判第一天,澳大利亚宣布了他们在第二承诺期的减排目标——在2000年基础上减排5%,这只是他们在哥本哈根谈判时承诺的最低线。
坏消息只有更坏,没有最坏。多哈谈判前,新西兰表示,他们和日本、加拿大都不会加入第二承诺期。第二承诺期前途未卜,作为气候变化谈判唯一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协议,京都议定书的存废也变得扑朔迷离。
最后,今年的谈判也是一个新旧议题过渡的会议,旧议题是指2007年在巴厘岛商谈的、原本应该在哥本哈根得出结论的计划;新的谈判轨道则是去年在德班讨论的、2015年前必须确定的一个适用于所有缔约方且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计划,如果能如愿,将会有更多国家为其2020年后的减排承担责任。同时,各个国家也会在这一平台上开始尝试就2020年前如何进一步减排进行谈判,这对于避免2度升温的灾难也是至关重要的。到目前为止,这一轨道上的谈判才刚刚开始,多数国家希望在多哈谈判结束前形成一个2015年前的新工作计划或是里程碑。包括主办国多哈,还有阿拉伯地区的其他国家在内的多方都在给那些尚未作出减排承诺的国家施压,希望这些国家可以提交新的减排计划。
以上三个“末日”,或者说“最后期限”之间有微妙的关联,不过,不难看出,资金问题是关键的关键。欧盟已经表态,他们推动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前提条件,是多哈之后的谈判仅仅关注于指向2015年的更为宽泛的协议。但是,发展中国家不同意这种说法,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除非优先解决资金问题,低温螺杆式冷水机,否则他们不愿意推动其他谈判。这么看,如果在多哈没有达成2012年后资金问题上的方案,之前的协议就有解体的可能。乐施会已经提醒卡塔尔政府注意这个潜在的危险,建议他们为下周的资金问题部长级特别磋商做好准备。如果失败,下周五的多哈,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熬夜等待那个莫测的结果了。
联合国多哈谈判乐施会代表团中方统筹 王彬彬

相关的主题文章:

20世纪70年代以来

这不是折腾又是什么

应用科学知识

听田文忠说

Ad Reference ID: 66358ca26aa796bf

135 total views, 1 today

  

To inquire about this ad listing, complete the form below to send a message to the ad poster.

Sold Ads